毕竟曾经爱过,何必伤害至此

日期:2019-08-05 17:15:06 作者:guiyiwenxue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天空一朵一朵雪花,一阵一阵寒风,刺进我心头。往事一幕一幕回忆,一段一段播放,痛进我梦中。如果说,人生一世,就是为了一种历练,那么,心中的伤痛,算不算成长的代价?是不是只有饱尝过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才算是对生活的解读?

  是流年长了翅膀,将幸福带到了伤痛的边缘。我们天真的以为,遥远的距离可以铸就一个纷扰难以企及的港湾,却不料有些困扰原来可以无孔不入。它仿佛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将你找寻,让你避之不及。

  那些潜藏在背后的魔幻,是你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带给你无尽的晦气与纠缠。礼仪道德固然是文明人类之根本,可是如果有人利用你对礼仪道德的观念束缚,而极尽野蛮无礼之能事,你是不是还要按照常理态度应之?

  我想我不能!

  一个人可以善良,但是,绝对不是软弱。农夫与蛇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农夫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可是当他的善良付诸于一条蛇的时候,回馈他的,却是丢失性命之灾。

  我从来也不是一个恶人,但是我的善良不能让我成为伤害自己的利器。保护自己是一种本能,谁都不会?傻到明知伤害无尽,却还会盲目前行的地步。

  突然,那么多年感情,那么多年守候,都化为乌有。不要再说什么理由,再说什么借口,我不能妥协。我宁愿用最后一次的温柔,换取最后一次的放手。如果你一定要让我极度的颠倒是非黑白,不顾原则没有底限的宽容妥协,我宁愿放手,再不求以后。

  泪水一滴一滴滑落,心痛一阵一阵刺骨,侵袭我忧伤。怀念一丝一丝涌动,寒凉一股一股蔓延,冰封我眷恋。如果说,一路走来我们诸多不易,为什么如今伤害至此?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你的眼光你的笑,伴我今日孤独。烟雨一重重,山水一重重,你的柔情你的暖,是我今日最痛。

  多少次,我曾对天呼唤,天在哭,我在哭,你在何处?还记得,冬幕时,与你相逢,你的笑,你的真,暖我心魂。让我不顾一切,相见恨晚。好想牵你的手,走过万水千山,看尽细水长流。这些年的风风雨雨,让我那么深刻的知道爱有多深,情有多真。你可知我心中不舍,也不忍?我可以倾注一世真情,相伴不离。

  我向来相信缘分天注定,奈何如果注定情深缘浅,是不是你我也依旧无从改变?

  你我同是零落天涯的孤雁,一路成长,一路艰辛。本以为执手可以彼此温暖,却不想终是难逃命运捉弄。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我不忍,我不让,而是让过这一次,下一次又当如何?纵然我可以忍得过今天,那明天是不是会换来终结?如果不是,那么,何时是尽头?

  当你连自己都不能保护自己的时候,我又如何来依靠你,解我无礼困扰?抗之,言我无礼,从之,尊严何处?我感觉我们的生活就像被魔鬼笼罩般的不得安宁,不见天日。或许,你可以把懦弱当成一种高尚的道德,可是,我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底限踩在脚下。你不认为过分,只是因为你依已经习惯。可是有些底限,这么多年,我看过了,也受够了,我深刻的清楚自己,就算至死,也没有办法视为常理。

  或许,我恨的,不是别人的蛮不讲理,也不是别人的仗势欺人。比起这些,我更恨的,是你丝毫不能为自己做主的懦弱。而立之年,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为什么我们不能为自己的人生,为自己的生活,做一回真正的主人。如果你不能,那么,让我来。

  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经历如此波折。纵是生活在重组家庭,也不曾料到从来没有受过半分委屈的自己,如今,会委屈至此。我该如何思考,如何抉择?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必尽的责任与义务。如果说,这些年,我一直是一个心有创伤的孩子,那么,我又怎么舍得让我的孩子重蹈我的覆辙?你让我怎么舍得把那些充满悲伤与渴望的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悲凉,再次复制到一个犹如天使般童真的小生命身上?

  有些人,如果出发点是好的,只是用错了方式,或许我真的可以原谅。可是,如果出发点就是心眼不好,蓄意伤害,你让我怎么去释然??为什么三十多年的人生历程,都不足以让你明辨起码的是非对错??强硬逼迫,从来就不会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我从来也不是一个畏惧恶势力就可以屈服的人。

  命运越坎坷,我越是要坚强。固然柔心可以若水,也只是对懂得之人。

  也许,我醉了,摇摇曳曳的红酒,在日光的灿烂之下,晃的我看不清指尖敲下的字字句句。可是,我的意志依旧清醒。

  我这一辈子,都是一个刚烈要强之人。纵是晚辈之身,也从不能容忍别人无礼冒犯。我有我的骄傲,也有我的自尊,那是任何人都不容践踏的领地。宁可骄傲的死,也不会懦弱的活。如果有人一定要让我放弃自我,盲从,恕我不能!

  曾经,我是一个爱哭的女孩子,以为,晶莹滑落,自有人会心疼。现在,纵是天地毁灭,日月颠覆,都难轻易让我落泪。不是我不想哭,而是哭又能惹谁怜?有些事情你也不是你不在乎,只是,在乎又能怎么样?人总要活的有骨气,自己的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不是?

  只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毕竟爱过,点点滴滴,铭刻于心。纵是一切恶微不足道,又何至于伤害至此?

(本文作者:西门浪子)

https://www.vfanwx.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