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

日期:2019-08-06 17:17:25 作者:guiyiwenxue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马篇,打官司的钱已经转到你的账户,这是爸妈留下的抚恤金,”马诚在QQ打下这行字。

  印尼海啸那年,马诚和马篇随父母度假,结果父母死于海啸一对双胞胎儿子奇迹生还,那年他们十六岁。

  马篇选择去美国留学,马诚和双目失明的奶奶在中国相依为命。

  为什么马篇需要钱那是因为在美国惹上了官司。

  马篇有一个女友在一次驾车出游因为被困车内汽车自燃丧生,马篇被控谋杀,由于证据不足官司打赢了。

  一个月后马篇回国结束三年留学那时他十九岁。

  就在这一个月内,马诚遇到了一个女孩她叫晓雨。

  晓雨寄养在单亲家庭姨妈家。姨妈是个商人常年在外。十六岁开始就独立生活。她有个弟弟,不过从来都没有见过面。

  就在一个月前,晓雨确诊罹患胆囊癌晚期。

  “医生,我有钱!”

  “对不起,除了积极接受治疗,延缓病情恶化,再多的钱也无法治愈!”晓雨有一只泰迪犬,白色的。

  十七楼有个小孩一个很顽皮的小孩。而晓雨就住七楼。

  一天晓雨带着狗乘电梯下楼。男孩在七楼出现。晓雨好像忘了带东西回去取忘了电梯里的狗。等晓雨回来电梯已经到了十七楼。

  这只狗认生,晓雨不在身边会叫可是整栋楼没有狗叫。

  丢了狗,晓雨整夜睡不着觉。不过第二天狗就被送回来了,而他就是马诚。

  “你的狗,我见过,昨晚在十八楼,我家门口”马诚把狗还给晓雨。

  “太谢谢了,没有她我都不知道如何生活!”晓雨很高兴,“进来坐坐吧!”

  “你很喜欢白色,”马诚看着布置,全没一点生气,像病态的病房。

  “我生病了,一种没有希望的病。”

  听到此,马诚看得出她眼里的绝望。他觉得可以为她做些什么。

  “答应我接受治疗,快乐的过好每一天,与病魔搏斗。”

  “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快乐是什么,我只有我自己。”

  “笑一笑,”马诚看着她冷若冰霜的脸。

  “可以讲个笑话给我听吗?!”晓雨觉得在家里对着那些石膏头像已经失去感知快乐的能力!

  “有个猎人在陷阱里救了一个出来冒险的富商,饿了三天三夜的富商吃到猎人给的一碗粥,他告诉猎人这是他吃过的最好的东西,结果富商送了一个庄园给猎人,而猎人告诉富商这是他这辈子逮到的最丰厚的猎物!”马诚说完,晓雨笑了!

  这就是缘分,马诚就是来拯救晓雨的猎人。

  “我休学了,在家专心画画,”晓雨说道,“你可以当我的模特吗?!”

  “当然可以!”

  “我说人体模特!”

  此时马诚脸红脖子粗,“可以穿内裤吗?!”

  “没想到你还害羞”晓雨说道,“为了艺术你要毫不保留!”

  “没商量吗?”

  “是的!”

  “……”

  之后,马诚天天去晓雨那,他感受得到一个坚强与病魔搏斗并忠于艺术的女孩。

  第一次赤裸地站在一个女孩面前,多少需要些勇气,“准备好了吗?!”

  你知道一个十九岁的男生是那样的血气方刚,面对一个女孩他还是冲动了。

  “用你的手借位你的那个!”晓雨丝毫没有取笑他,“第一次会这样时间长了就好了。”

  这个暑假很漫长可是对晓雨来说只会又少了一天,而死神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自从生病之后,她萌生了谈场恋爱的想法。可是,她觉得这太奢侈,谁会愿意与一个没有几天生命的人谈恋爱呢!

  她是一个心思纯洁的女孩,面对马诚的肉体她从来都没有过邪念。可是自从看了《蓝色生死恋》,她已经后悔自己的懦弱。

  那天她把相机给马诚,“我想留下一点真实的东西,”说着脱掉衣服。

  这卷胶卷放在塑胶筒内,“我相信你,你会妥善保管!”

  “我想帮你办个画展,”马诚说道,“我是学生会主席,我帮你联系!”

  “这是临终夙愿吗!”

  “不要这样想,你会做得更好!”

  “谢谢你,看来你真的要为艺术献身了,除了你我没有别的题材!”

  这些事,马篇没回国之前都知道,因为马诚对这个孪生兄弟毫无隐私。

  医生说她的病情控制的很好,可能是受情绪的影响,而她最近很快乐因为有马诚在她身边,是他带给他快乐!

  还有一周就要开学,而晓雨已经在筹备画展。

  马诚说的学校是一所大学他十九岁要去到的学校。

  马诚提前带着晓雨去了大学和学校方面商谈画展事宜。进展很顺利。

  开学前一天马篇回来了,马诚去机场接他。

  但是,一场车祸降临,马诚脑部受重伤昏迷。

  晓雨得知后也因情绪波动病情恶化住进马诚同一家医院。

  此时,姨妈把晓雨的情的况告之亲生父母,祸不单行,晓雨的弟弟罹患白血病而骨髓配型只有晓雨可以。

  生父母绝望了,但是唯一的希望就是晓雨。

  “晓雨,”马篇轻声喊道。

  “马诚,马诚,”晓雨念念不忘他。

  几天后,晓雨醒了,也知道了弟弟的病情。

  医生不建议捐骨髓可是晓雨还是把自己的骨髓献了出来。

  一个癌症病人失去的东西不仅仅骨髓,他们要的是时间。

  身体还很虚的晓雨去看马诚。

  “难道你就不可以醒来送我最后一程吗?!”晓雨哭了。

  从医院转回家后,面对着石膏头像晓雨无力再作画。?

  可是,马篇来了。?

  “你是马诚吗,来坐下,让我看看你!你的骨骼你的肌肉你的体毛”她嘴角的肌肉僵硬的抽动着,眼里含着泪。她走过去脱掉马篇的衣服。?

  “晓雨你当我是哥哥好了!”?

  “不,你就是马诚”精神恍惚的晓雨已经辨认不出谁是马篇谁是马诚。画笔在纸上沙沙作响。?

  “你不是马诚!”晓雨停下画笔,“为什么要骗我,我只对马诚有感觉,你滚!”?

  “晓雨我是马诚我好了我已经醒过来了!”狡黠的表情。?

  “你的下体和马诚的是不一样的,你太放荡!看看你那骄傲的身体,马诚是羞涩的”?

  “装什么纯,你们的不耻行为难道不放荡吗,算了吧,还有那个胶卷,没有操守的女人!”?

  “还我,你这个流氓!”?

  “我哥哥是不是还没和你发生关系……”马篇嘴里吐出一些十分无耻的话。?

  “混蛋,”一个病人像羊入虎口般被蹂躏。?

  “你敢报案我就把胶卷曝光!”?

  “禽兽!”?

  医生对马诚宣布死亡后大学的画展举办了。而这个画展却曝光了一个和马诚一模一样的人的最真实的一面,他的身体骄傲可耻!

(本文作者:西门浪子)

https://www.vfanwx.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