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

日期:2019-08-06 17:17:24 作者:guiyiwenxue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上篇

  七点多的准噶尔盆地东沿的天边,通常都会飘一抹酥红的祥云。清风扑面瑞气东来,阳刚最享受的就是施工现场这片刻的闲适与安静。刚吃过早饭的工人,带几分慵懒似乎仍然沉浸在昨夜的梦里,排着长队站在工地大门口的门卫室窗口刷签到卡:“已签到、谢谢,已签到、谢谢。”读卡的女生语音提示在清净的早晨显得分外甜美清脆。

  走近用彩喷装饰的工地大门“鼎力合作建精品工程,泰山磐石筑百年基业”的对联分外醒目。这对联就好比洪钟大吕,阳刚每每走进工地的时候,无形之中就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阳工早!”在大门口监督工人签到打卡的各施工班组长一个接一个的与阳刚打招呼,阳刚回应后的那些话,也许是所有人最感到提神动听的话语:

  “工程节点顺利完成通过了各级验收,进度款流程走完了,今天发工资!360万劳务费一次到位!赞吧?”

  施工队发工资不像度多数单位按时领工资,平时只发生活费,只有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任务,干到工程节点,建设方才会把进度款下发,诸如劳务费、材料费等等款项此刻才能划拨到建筑公司的账户里。紧吧日子过了两三个月的工人,此刻用久旱逢甘露比喻最为恰切,听到阳刚的话,没有排练预演竟然异口同声的高呼:赞!脸上的睡意似乎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阳刚竖起大拇指说:那好,今天兄弟们加油干,提前完成今天工作量,晚上发工资!

  机关九点半一上班,阳刚接就到通知,说油城的建设局质监站、安检站和环保局、执法局等部门与媒体组成的“优秀项目抽检巡视团”要来工地考察,巨牛建设集团承建的“克拉美丽家园”住宅项目,是三个抽检目标之一。全油城在建的项目一百多个,能评为优秀项目,而且还能作为抽检的对象,间接证明了项目的质量安全环保做得到位,作为投资建设方施工现场甲方代表的阳刚也感到脸上有光。

  虽然通知得有点晚,没有留给施工队较长的时间准备,好在现场平时的管理从来没有含糊过,阳刚还是不敢怠慢立马就挂通了施工队老板洪黄典的电话。洪黄典一听有检查团来工地,电打一般就从其他工地驱车了赶过来。一见到阳刚就问:

  这回阵仗楞个大,晓不得龟儿又要搞啥子名堂嘛!

  阳刚学着洪黄典的方言说:你晓得个锤子,检查团到你的工地,是看得起你!没有听说还带有新闻记者吗,搞不好还能在电视上给你露半个脸,你龟儿都成明星了,你唠叨个铲铲吗!再说了人家工程公司把施工现场整得妥妥地,这是往你脸上贴金你知不知道,瓜娃子!

  遭阳刚一顿数落,洪黄典漏出几分坏笑,也没有啥话反驳。洪黄典是挂靠巨牛建设集团干劳务的,他自己的建筑公司资质级别不够,干不了这么大的项目。巨牛集团下派的项目经理、质检员、安全员等有关人员,各个都是精兵强将,加上洪黄典自己的管理人员,项目的人员配备称得起双料加强班子,平时洪黄典很少到工地现场来。今天要不是阳刚打电话,或者知道今天要付给工程款,说不定又去哪里潇洒了。

  也许也是知道今天要给钱,洪黄典一到工地,劳务分包的小老板,施工现场的班组长都相继围了过来。阳刚见他们一见面就撕扯算账,就忙自己的事儿去了。不久阳刚就见现场正在干活的木工班组撤了下来,钢筋班组也撤下了,两帮子人急匆匆地直接就往其他工地去了。

  阳刚感到不太对劲,回过头来找洪黄典,洪黄典见阳刚一脸疑惑,就嬉皮笑脸地说:

  没有搞啥子名堂嘛,你紧张个锤子!这个你晓得滴,干的越多,毛病就越多撒!撤出一部分干活的,现场不是可以减少一些漏洞撒!

  阳刚一听也有几分歪理,也就没有再深究就是:

  你莫非又准备“哄晃点”谁了吧?你咋晃点我不管,今天所有的施工必须正常进行,都不干活了,明显是在糊弄人家检查团嘛!我给你讲了,还要去找项目经理去!

  洪黄典明显感到甲方代表的不快,甲方代表就是建设项目的全权代表,施工现场所有钱款的审批,没有阳刚的签字,想拿走一分钱都没门!赶紧堆起一脸笑容说:要得的,要得的!

  接近上午十一点,近二十人组成的考察团开进了“克拉美丽家园”项目现场,在领导、专家还有记者的“长枪短炮”一系列摄影器材的扫射下,所有角落无一遗漏正儿八经地过了一遍。现场工人训练有素上岗扯证,安全防护到位,地面没有发现白色垃圾烟头之类禁品,土方施工进行了降尘处理,没有尘土飞扬的场面,就连开除去的拉运卡车,车顶覆有盖板,车轮被大门口洗车台的高压水枪射得黑明发亮,开出施工现场不带砂浆泥土。

  看到检查团一行虽然处处找茬,但最终满意而去,阳刚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检查团一行也不让中午安排吃饭,把检查团送出工地,阳刚松了一口气,对洪黄典临时调走那些班组就没有去追究了。谁知道下午六点多一点,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阳刚说,他们已经到了“克拉美丽家园”工地,洪黄典让他们把发工资的时间提前到六点。问阳刚有没有时间也过来监督一下。

  阳刚正在巨牛集团公司大楼,准备汇报上午检查团抽检成果,权威部门对“克拉美丽家园”的认可,是施工单位莫大的荣耀,集团公司领导非常重视,何况对提前发工资也没有心理准备,就说开完会尽早赶过去。给农民工发工资,一般都是放在工人收工以后吃罢晚饭再发,一是涉及资金数额很大,二是牵扯人员很多,晚上基本都能到现场领取工资,劳务公司也好监管,可是洪黄典却选在工人正干活的时候去发工资,阳刚心里划过一丝隐忧。

  汇报工作的时候,阳刚入座针毡。一个小时的短会开完,立马就赶到“克拉美丽家园”民工发薪现场,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巨牛集团公司的安全员李大锤扯住大嗓门在吼:

  这也太不像话了嘛!那么多的一笔钱,你们发不到三分之一就把民工打发了,到后来民工到集团公司闹事讨薪咋办!唵?太不像话了!气死我了!

  阳刚赶紧进去,没有干活的民工在发薪现场,只有十几个小的劳务包工头还有班组长在屋里。听得糊里糊涂的阳刚一进门就急着问:

  李工,咋回事,咋回事,看把你的脸都气得发紫了!谁敢拍你的老虎脑袋啊?

  李大锤把脖子扭赌气不知声,阳刚就问一脸尴尬的劳资管理员杨子,管理员扬子把头一低,这女孩儿白皙的俏脸蛋儿上竟然挂起两片绯红!另外一位巨牛集团公司的现金押解人员,看了看像木桩子一样站立不动沉默不语的各位小老板、班组长张嘴想打破这叫人有些窒息的气氛,李大锤却憋不住了,扯开沙哑的嗓门冲着阳刚说:

  你看看,叫你早点来,你偏要去开什么鸟会!现在可好了!哼!发工资没有干活的工人到现场领工资,却他妈的叫班组长,小老板来代领!你刚才没有看见,洪黄典的老婆,五个手指头都按了手印,一个婆娘代五个班组领钱,你想想多少工资不能发到工人手里,唵!

  李大锤越说越来气用手指头一个一个点着那些班组长小老板:你们他妈的都是猪脑子,工人的钱你们凭什么,有什么权利让洪黄典的老婆领走,她说周转一下就还回来,你们想想,那么多工人的钱在一起,可是一笔巨款啊!还不上怎么办?你们谁能堵上这个窟窿,唵!

  阳刚这会儿听明白了,敢情洪黄典这小子把工人晃点到其他工地,原来挖坑在这里等着了!挪用工人的钱,让他老婆出面,到时候就说自己不知道,这龟儿太特么会“哄晃点”了!阳刚不由得也心里冒起火来,刚想插话,李大锤又指着劳资管理员杨子说:

  你也太胆大了,二百多万,别人签个字,按个手印你就把钱放到别人车上!刚才说你了让我们别管,你负责!你能负了这个责吗?唵?其他公司年年为农民工的工作闹翻天!你不知道吗、唵!

  阳刚全明白了,这位六十年代出生的老同志,不惜撕破脸面发火,不但恨狡猾的包工头洪黄典、怨懦弱且有几分献媚的班组长小老板,还对劳资管理员的失职非常愤怒!看着几乎声嘶力竭的李大锤,阳刚赶紧抢过话头安抚着说:

  消消气,气坏了身体可要不得!你们这些老同志可是咱公司的宝贝疙瘩啊!杨子,你可得多向李工学习呀!你那么擅自做主没有想想能行吗?严重后果没有想到吗?

  谁知这个九零后的劳资管理员杨子,却把俏脸一扬,轻描淡写的甩出几句:人家说了会很快就还上,不就是应应急吗,又不是不给还了嘛,能会有多大的事儿,把你们上纲上线的!

  李大锤一听就要和劳资管理员杨子吵架,当着这么多施工队的人这样争吵,很丢面子很毁公司形象,阳刚很快拦下了。

  阳刚冲着在场的班组长小老板说:你们同意你们的老板挪用工人的工资,你们一定要负责工人以后不闹事!你们给你们的老板洪黄典带个信,挪用专款的罚款单,劳务公司很快就会发给他,你们都是干啥吃的,光想着讨好老板,也不为那帮大太阳下流血流汗的兄弟们想想!阳刚知道再说多也都是没用的,因为现在老板老板娘谁都不在,你跟谁说理去?

  中篇

  其实要比李大锤、阳刚他们更急的是奇美真石漆化工厂的老板吕勇敢。洪黄典答应发工资的时候,从人工工资中扣除一部分钱,把拖欠奇美真石漆化工厂两年之久的材料款还上。吕勇敢消息不太灵通,不知道滑头的洪黄典把发工资的时间提前了,赶到现场连发工资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瞅见,找遍项目部的每一间办公室,洪黄典管施工的大小头目一个也没有找见。吕勇敢心里骂到:哄晃点,算你狠!说话跟婊子一样~

  越骂心里火越大,也没有谁来理睬,吕勇敢压住心里的火,去找投资开发单位的负责人,看看能不能打探一点关于发工资的消息。其实找开发单位生办法也有几分道理:给你干活的施工队,欠了厂家的材料款,就是施工队跑了,给你干的活还在,所谓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想到这一层关系,奇美真石漆的老板胆子陡然壮了不少。原本准备撤退的计划立即就改变了。

  直接找到项目部甲方业主办公室,推门就找甲方代表。

  一般人并不知道甲方代表在工程项目中是什么角色,甲方代表就是代表投资开发建设单位在现场行使权力的负责人,对施工单位的进度质量安全进行宏观掌控和监督,用通俗的话讲,甲方代表就是业主代表,在工程项目施工过程中说话举足轻重。吕勇敢长期跟工程队伍打交道,自然心里跟明镜似的,找甲方代表就是找着要钱的抓手了。

  阳刚和李大锤他们还没有回巨牛集团公司,听到有人叫嚷着要找甲方代表,原本想到办公室外看个究竟再打算咋应酬,不想吕勇敢已经推门进来了。进屋的吕勇敢满脸带笑地问:哪位是甲方代表阳经理?阳刚一看架势,就知道一定是来讨债的。既然人家已经进办公室了,躲是多不过去了,就接话茬答应到:我就是甲方代表,请问老乡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见到甲方代表阳刚,吕勇敢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一肚子的苦水哇哇地往外倒。吕勇敢说,洪黄典两年前在白碱滩开发迷人花园欠了奇美真石漆厂的材料款,要账无数次,一拖再拖两年过去了,那边小区全部都交工了,欠的材料款还是给不上,前几天因为向政府申请拍下了一块土地,准备建厂扩大生产规模,手里购买土地的钱一时间凑不够,就去到处要账,洪黄典答应等发人工工资的时候,给匀出来一些叫吕勇敢应急,谁知道跑过来连发工资的气味也没有闻到。白碱滩迷人花园也好、城区克拉美丽家园也好都是巨牛集团的工程项目,所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冒昧闯了进来。

  吕勇敢心里有点着急,语速很快,也没有打算给在场的人留下插话的时机。虽然吕勇敢觉得自己似乎没有讲太多的话,旁听的李大锤却有些按耐不住了,几次想插嘴打断,吕勇敢话语刚一落地,李大锤立马就抢过话头说:你这个老板说的不错,白碱滩迷人花园、城区克拉美丽家园就是我们巨牛集团开发的,洪黄典的队伍在给我们集团公司干活也不假,可是有一点你搞错了,今天发的是农民工的工资,这是专款专用的,你就是来赶上了,也不可能把钱给你的,你把民工的工资拿走了,工人还干不干活了?唵,你说说?

  阳刚见李大锤这架势,是把洪黄典挪用工人工资的怨气,想往奇美真石漆厂老板吕勇敢身上撒,赶紧接过话头说:这位老板你长期跟施工队伍打交道,一定知道工程进度赶不到节点,建设单位是不会给付进度款的,你的材料款只能等付了进度款才能拿到钱,洪黄典明显是跟你闹着玩哩!吕勇敢听两位这么一说,感到能要到钱的希望又破灭了,一脸沮丧无奈的表情,但手没有闲住,赶紧给阳刚李大锤他们掏香烟。阳刚见到吕勇敢激动那一阵子过去了,接上香烟点着火,招呼吕勇敢坐下聊聊。

  能坐下来聊聊,吕勇敢求之不得,通过聊天阳刚得知在巨牛集团施工的建筑队伍,有五个都在奇美真石漆厂欠有数量不等的材料款,大约有两百万之多,而且都是久拖不还,这对于规模并不算太大的奇美真石漆厂来说,的确是很大的压力。据说前几年有一个叫作彼此满意的超市,拖欠一家买豆腐的货款几十万,硬是把这家豆腐店给拖倒闭了,而这家超市最后倒闭的原因,竟然也是其他机构拖欠账款不还造成资金链断裂才支撑不下去的。不管是拖欠货款材料款不还,都会害人不浅!因为,彼此满意那个倒闭的豆腐店,就是阳刚的一个远方亲戚,面前吕勇敢的情形使他感同身受。

(本文作者:西门浪子)

https://www.vfanwx.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